山東儲鑫 防偽反假服務中心

心若琉璃 志在雕刻——記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高級工藝美術師馬榮

941


               


  在一張特制的工作臺上,擺放著各式各樣精巧的工具,在均勻柔和的燈光下,是一塊如鏡面一樣明亮的鋼版。鋼版上是一幅以雕刻的點和線構成的人物肖像,凹下去的版紋閃爍著金屬光澤。透過放大鏡,一雙明眸正在仔細觀看著鋼版,一只靈巧的手拿著雕刻刀,刀鋒在鋼版上跳躍著,一根根神奇的線條漸漸組成了精彩圖像。坐在工作臺前的,就是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技術中心設計雕刻室的高級工藝美術師馬榮。

  “我想當一名優秀的女雕刻家”

               


   1978年,16歲的馬榮進入了培養未來人民幣創作者的搖籃——北京印鈔廠,學習美術。1981年3月1日,馬榮開始了手工鋼凹版雕刻的學習和工作,師從專家級裝飾雕刻師、我國第一位女雕刻家趙亞蕓。自那時起,馬榮就立下了奮斗目標:當一名優秀的女雕刻家。

  “我堅信金字塔理論:基礎越大,塔尖越高”

  雕刻專業難度高。在國際上,培養一個合格雕刻師,需要十年。想在這個專業有所成就,每天8小時的上班時間,馬榮總覺得不夠用。為了能從事難度最高的人像雕刻,馬榮以優異成績考入了中央美術學院深造。

  隨著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的時代大潮,各種思想也開始影響馬榮平靜的生活和工作。身邊的同事、同學紛紛辭職、轉行、下海、出國,此時馬榮的油畫作品,已成為法國收藏家追尋的目標。對于在繪畫上已具有較高水平的人來說,再花十年時間學習凹版雕刻,意味著放棄很多。而馬榮并不在意因學習雕刻損失的利益,她默默伏案工作,一點一線雕刻著鋼版,也雕刻著自己的未來。她堅信金字塔理論:基礎越大,塔尖越高。

  馬榮學習雕刻極其刻苦,很快就完成了文字、裝飾的雕刻學習,受到領導和老師的肯定,這也使她能較早地參加鈔票原版的雕刻工作。她多次被評為“勞動紅旗手”、“青年技術標兵”,并獲得“北京市愛國立功競賽標兵”等稱號。由于專業成績突出,她被推薦提前進入人像雕刻的學習。

  在雕刻界前輩吳彭越、宋廣增、蘇席華的教導下,馬榮邁向向往已久的人像雕刻之路。1991年,在國外鈔票人像雕刻任務中,馬榮的作品奪得第一名,并被正式選用。馬榮說:“那是我的作品第一次被正式選用,對我是一次極大鼓舞?!?/span>

  1997年,第五套人民幣毛澤東肖像雕刻進入攻堅階段,馬榮全身心投入其中。為探索凹版雕刻人像適應當前印刷條件的規律,她決定同時雕刻兩塊鋼版。這一決定意味著,在完成作品時需付出多一倍的工作量。馬榮首次提出并實施雕刻版紋間隔線的方法,通過控制油墨流動解決印刷適性問題,并形成了新的工藝標準。在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上機試印版上,運用多種點線排列方法和新技巧的人像雕刻試驗版,取得了重要成果。經過辛勤創作,馬榮的人像雕刻作品最終奪冠,并分別應用于第五套人民幣50元、20元、10元和5元、1元人民幣上。

  “我的心在雕刻上,我的工作與娛樂,快樂與苦惱都緊密地與事業連在一起”

  2001年,馬榮進入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設計制版中心,這里精英云集。新組建的制版中心,引進和改造了鈔票原版制作工藝,原版雕刻也隨之改革,進入了計算機時代。在不惑之年,馬榮又開始從頭學習計算機基礎知識。為盡快掌握計算機操作,馬榮購買了當時算是價格昂貴的電腦,在家自學圖形軟件操作。單位引進了先進專業軟件后,馬榮已經可以從容應對計算機這個“新事物”了。

  2005年,馬榮繼續從事雕刻專業的同時,開始肩負為行業培養雕刻人才的任務。她創作了大量雕刻作品,并在第五套人民幣2005年版、奧運紀念鈔、新版港幣、新版澳門幣、科研項目和郵票創作中得到運用。她于2005年獲得首批入選中國印鈔造幣行業專家人才庫成員的殊榮,她的人像雕刻作品在2011年國際雕刻師作品展上獲得了“國際雕刻師”的高度評價,為國家爭得榮譽。

  馬榮的肺腑之言,鼓舞著一代新人:“我的心在雕刻上,我的工作與娛樂,快樂與煩惱都緊密地與事業連在一起。為了做好這一工作,我不去計較個人得失,不奢望人人都能理解自己。但我希望從事雕刻工作的艱辛和難度能被人理解,這將有利于新一代年輕人在這一專業里鉆研和成長?!?/span>


.